“兄弟情”下的唇枪舌剑

  “兄弟情”下的唇枪舌剑
  ”,

李云龙:“云飞兄,云飞兄!”,”。
  

电视连续剧《亮剑》中,有这样两段精彩的对话。
  

国民党晋绥军三五八团团长楚云飞趁日军撤退之机,派兵进驻八路军一二九师独立团属地大孤镇,独立团团长李云龙为使楚云飞的部队离开自己的属地,去找楚云飞交涉,双方展开了一场掩盖在“兄弟情”下的唇枪舌剑。
  

楚云飞:“云龙兄,云龙兄,让我想死了。云龙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李云龙:“云飞兄,这话我信。你肯定想我,八成做梦都惦记我吧?”
  

楚云飞:“你我是兄弟,当然要互相惦念了。怎么样?云龙兄,最近可好?”
  

李云龙:“不太好,有人往我眼睛里插棒槌,能好吗?”
  

楚云飞:“谁呀,谁跟云龙兄过不去?跟兄弟我说。”
  

李云龙:“我伤心呐,这事要是别人干的倒好办了。可是云飞兄呀,咱俩是什么关系呀?是弟兄呀,要是兄弟你往我背后捅刀子,我李云龙能说什么呢,只有伤心的份。”
  

楚云飞:“云龙兄,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好像是你老兄对兄弟我不满意?有什么说嘛!”
  

李云龙:“你的两个营已经把手伸进我的地盘了,这使我很为难,说实话,你的炮营真是不错,清一色的德国造山炮、迫击炮,搞得我心里直痒痒。这要是平时,我眼不见为净,可是这一回,你的炮营居然送到了我的嘴边上,这不是勾我的馋虫吗?我要是把这块肥肉一口吞了,恐怕对不住兄弟你,所以贵部进驻大孤镇,此举是陷我于不义。”
  

楚云飞:“噢,云龙兄原来是为这件事不痛快,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是这样的,我团进驻大孤镇,是奉二战区长官部的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只不过是执行上司的命令而已。”
  

李云龙:“云飞兄,要是我把一个营放在你的团部边上,老兄你该不会不高兴吧?”
  

楚云飞:“云龙兄开玩笑了,这恐怕不行,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李云龙:“那我的卧榻下居然睡着一个炮营和一个步兵营,这回该我失眠了?”
  

楚云飞:“云龙兄,你我兄弟就别为这点小事不愉快,这样吧,老兄可以把你的想法向第二战区长官部禀报,请长官部给我三五八团下个命令,撤出大孤镇,兄弟我二话不说,马上撤兵。”
  

李云龙:“二战区长官部,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楚云飞:“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李云龙:“楚兄,难道此事就没有商量吗?”
  

楚云飞:“云龙兄,对不起,真的没商量。”
  

李云龙:“好,我告辞了。”
  

楚云飞:“哎,别走哇,吃了饭再走,咱们好好喝几杯。”
  

李云龙:“云飞兄,改日吧,改日我请你吃饭。”
  

本是一场火药味很浓的军事谈判,却因为“兄弟情分”,二人心照不宣地上演了一场“智斗”。双方都非等闲之辈,相比之下,楚云飞因为理亏而略处下风。楚云飞想以兄弟情和故作糊涂岔开话题,却被李云龙步步紧逼,直至谈到正题。接着李云龙软硬兼施,以阐明对方陷自己于不义和自己随时可以吞食驻军,来回击对方。楚云飞也不是被吓大的,根本无退兵之意,知道理亏,又不想伤了和气,于是,编造了一个无法考证的理由搪塞。李云龙没有上对方的当,没有在这个虚无的理由上过多纠缠,而是就事论事,推己及人,连用两个反问委婉指责对方的无理。谈判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但对李云龙来说收获不小,至少他明白了对方的态度,并为自己接下来的行动寻求了依据。李云龙究竟是如何战胜强敌的,且看第二轮舌战。
  

回到部队之后,李云龙派重兵围驻在大孤镇周围,名为军事演习,实则是切断了楚云飞部的通讯、交通和给养,使得驻扎大孤镇的对手成了孤军,很快就要断炊。此时,楚云飞想办法撤兵却又和外围部队失去了联络,加之担心夜长梦多,无奈之下,不得不急切地去见李云龙。
  

李云龙:“云飞兄,云飞兄!”
  

楚云飞:“云龙兄,咱们兄弟又见面了。”
  

李云龙:“怎么,楚兄找我有什么事吗?”
  

楚云飞:“我今天是来谈公事的。”
  

李云龙:“哈哈,公事咱们一会儿再谈,今天咱们俩得好好喝几杯,你云飞兄难得到我这儿来一趟。”
  

楚云飞:“喝酒就免了吧。如果云龙兄真有那份心,不如给我个面子,把大孤镇外围的部队撤走,我楚云飞就感恩不尽了。”
  

李云龙:“我明天去师部一趟,顶多四五天就回来。演习是上级的命令,我们得执行呀,还希望楚兄谅解。”
  

楚云飞:“等老兄四五天回来以后,我那两营人恐怕早就饿死了。”
  

李云龙:“那怎么办呀?老兄,你说。”
  

楚云飞:“我说?我说算了。看见老兄这么真诚,我心里实在是太感动了。贵师部就不要去了,有一件事情我想拜托老兄。”
  

李云龙:“你说你说,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
  

楚云飞:“叫你的部队给我开个口子,我那两个营要撤防了。这件事云龙兄该会做主吧?”
  

李云龙:“怎么了?大孤镇的驻军干吗要撤走啊?”
  

楚云飞:“我也是奉了长官部的命令。”
  

李云龙:“哦,既然是长官的命令,那我就没什么可说了。”
  

楚云飞:“好,云龙兄,那我就告辞了。”
  

李云龙:“楚兄,咱们还没喝上两杯呢,今天你不能走,坚决不能走。”
  

楚云飞:“改日,改日我请你喝酒。今天实在是不能从命。”
  

李云龙:“那我今天就不留你了,以后有机会,咱俩一定好好喝两杯。”
  

再次相逢,形式逆转,李云龙以毒攻毒,反客为主。所不同的是,楚云飞因为情势危机,而显得没有耐心,语带请求,完全处于被动态势;李云龙顺势而走,看似答应帮忙,实则已达到逼走对手的目的,有利有节不伤“兄弟”和气地维护了自己的利益。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是在国共合作共同抗日、二人曾有过一定交往的前提下,各为其主均不愿退让的交锋。两场对话的主要特点有三:一是谈话尺度适当,始终基于“兄弟情谊”的基础之上;二是双方的语言充满了智慧,化交谈中的攻守转换于无形;三是二人思维缜密,说话滴水不漏。
  

李云龙:“我伤心呐,这事要是别人干的倒好办了,楚云飞想以兄弟情和故作糊涂岔开话题,却被李云龙步步紧逼,直至谈到正题,

李云龙:“云飞兄,云飞兄!”,

楚云飞:“好,云龙兄,那我就告辞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