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师生的沟通方式

  澳洲师生的沟通方式
  我们一年有四个假期,两个长假,两个短假,老师笑了笑,和蔼地对我说,没听课不要紧,关键是我感受到了你的快乐,有一天下午,我们讨论环保话题时,老师问我,来自中国的小伙子,你知道北京和悉尼曾经争办过奥运会举办权吗?我知道那次北京以两票之差落败,但我故意回答,先生,对不起,我不是太清楚。
  

安 徽 周 毅
  

下午,一个年轻帅气的大男孩登门造访:“老师,您不认识我了吗?”我先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认识,认识,你是三年前随父亲去澳大利亚上初二的,现在应该上高二。怎么还没到放假时间就回来了?”他满脸笑容,显得比过去活泼了许多:“南半球现在是夏天,我们已经放暑假了。我们一年有四个假期,两个长假,两个短假。”我听后,颇为羡慕地感叹:“还是你们轻松,看来考试压力不大。”
  寒暄过后,我问:“有关西方教育我不是很了解,你能和老师说说吗?你觉得澳洲的教育和我们国内的教育区别大吗?”听了我的话,他郑重地对我说:“老师,区别很大,尤其是在与学生的沟通方面。”“是吗?”我觉得我们找到了谈话的切入点,就继续问他:“那你就说说那里的老师是怎样与学生沟通的吧。”
  他很有兴致地说:“我在澳大利亚期间,在两所学校上过学,感受最深的就是那里的老师特别好处,他们上课时就像和你聊天一样,我们从来感觉不到压力。记得我刚到澳洲的时候,是在悉尼市的一所私立中学。上第一节课有些紧张,语言也不太通。一位高大的中年男教师说,我们教室又多了个年轻的东方小帅哥,能跟大家分享一下你的旅行经历吗?边上刚好有一个来自上海的女同学,她给我翻译了老师的话。我有些腼腆地做完自我介绍后,那位老师先是带头鼓掌,然后对我说,我们还想分享你在中国的更多经历,等你英语口语好一些再给大家介绍,好吗?我欣然点头。”听了他的话,我很快想到了自己班里时常转来的外地学生,他们往往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融入集体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不仅没有给他提供一个与大家充分交流的机会,而且让他做的自我介绍也太仓促有限了。
  “半年后,我已经基本融入了这个集体。有一天上课时,我在聚精会神地瞧着窗外的景色。老师走过来摸着我的头问,中国小伙子,能让我也分享一下你的好心情吗?我显得有些尴尬,老师,我没在听您讲课。老师笑了笑,和蔼地对我说,没听课不要紧,关键是我感受到了你的快乐。听完老师的话,我也乐了,之后很轻松地融入了大家的小论文研讨中。”上课溜号是中国学生常犯的小错误之一,但在澳洲教师那里,却能将批评化为了一次师生贴心的沟通,既使学生将注意力转回到了课堂,又没有使学生感到丝毫的不安。
  “读高中后,我到了帕斯市的一所公立学校,那里没有固定的班,上的都是选修课。有一天下午,我们讨论环保话题时,老师问我,来自中国的小伙子,你知道北京和悉尼曾经争办过奥运会举办权吗?我知道那次北京以两票之差落败,但我故意回答,先生,对不起,我不是太清楚。老师说,是这样,当时可能因为北京的交通和环保做得还不够完美,我也为北京感到遗憾。不过,今年北京举办了一届历史上最成功的奥运会,我为你和你的祖国感到骄傲,当然更为北京环保的巨大转变感到欣慰。我听了特感动,连连说,谢谢老师,谢谢老师。”这位澳洲老师短短几句话,就使得学生由故意的抵制变成了连声道谢,在潜移默化中,提高了学生的自信心和民族自豪感,着实让人佩服。
  此后,他还跟我讲了好几个发生在澳洲校园里的故事,说心里话,我被感染之余更多的是惭愧,澳洲师生的交流方式实在值得我们借鉴和学习。让学生在毫无压力的轻松氛围中去思考和学习,不但能制造快乐,更能激发他们的兴趣。在尊重学生的前提下,作为老师,是否也应该具备一点制造轻松与快乐的能力呢?
  同样是说话,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口气,会换来截然不同的效果。
  


  怎么还没到放假时间就回来了?”他满脸笑容,显得比过去活泼了许多:“南半球现在是夏天,我们已经放暑假了,”听了他的话,我很快想到了自己班里时常转来的外地学生,他们往往都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融入集体中,主要的原因就是我不仅没有给他提供一个与大家充分交流的机会,而且让他做的自我介绍也太仓促有限了,老师走过来摸着我的头问,中国小伙子,能让我也分享一下你的好心情吗?我显得有些尴尬,老师,我没在听您讲课,让学生在毫无压力的轻松氛围中去思考和学习,不但能制造快乐,更能激发他们的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