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答华莱士:雄辩无比的逻辑力量

  邓小平答华莱士:雄辩无比的逻辑力量
  

  

1986年9月2日,邓小平接受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记者华莱士的电视采访。华莱士的提问主要集中在当时世界最关注的中苏和中美关系上,对此,邓小平明确而又严密的回答,堪称回答此类问题的范本。今时今日,重温邓小平那段驾驭历史风云的妙语真言,在敬佩他运筹帏幄、高屋建瓴的政治智慧的同时,更赞佩他谈话中彰显的雄辩无比的逻辑力量。下面,就让我们截取其中的精彩华章加以赏析。
  

一、谈中苏关系:直击要害,推根溯源
  

华莱士:您对最近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的讲话有何看法?
  

邓小平: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的讲话有点新东西,所以我们对他的新的带积极性的东西表示了谨慎的欢迎。但戈尔巴乔夫的讲话也表明,他的步子迈得并不大。在戈尔巴乔夫发表讲话后不久,苏联外交部官员也发表了一篇讲话,调子同戈尔巴乔夫的不一样。这就说明,苏联内部对中国政策究竟怎么样,我们还要观察。
  

华莱士之所以开门见山地提出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要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对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表示苏联愿意与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和日本改善关系的讲话作出正式答复。可见,华莱士不愧是一名老练的世界一流记者。邓小平的答话则表达了谨慎的乐观,措辞准确有力。他在表达欢迎的同时,又明确指出,对方的“步子迈的并不大”,并且将此前苏联外交官员的讲话加以比较,客观地点出了苏联对中国政策飘忽不定的事实,这样,下面“还要观察”之语就显得自然合理。邓小平整段话逻辑严密,有因有果,抓住了问题的本质,而且对当时中苏关系紧张的原因作了微妙的暗示。
  

华莱士:邓主任,刚才我的节目制作人要我再问一下邓主任是否愿意会见戈尔巴乔夫。
  

邓小平:如果苏联能够帮助越南从柬埔寨撤军,这就消除了中苏关系的主要障碍。只要这个问题消除了,我愿意跟戈尔巴乔夫见面。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年龄不小了。过了82了,我早已经完成了出国访问的历史任务。我是决心不出国的了。但如果消除了这个障碍,我愿意破例地到苏联任何地方同戈尔巴乔夫见面。我相信这样的见面对改善中苏关系,实现中苏国家关系正常化很有意义。
  


  line-heigh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邓小平的这段答话,是后来被新闻界评论最多,也是人们最为关注的一段话。邓小平紧紧抓住了中苏关系的要害问题,即越南从柬埔寨撤军。这也正是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讲话中所回避的问题。邓小平以战略家、政治家所具备的机敏和卓识,轻而易举地把皮球踢给了戈尔巴乔夫:中苏关系何去何从,关键都在苏联的所作所为。尤其,邓小平以82岁高龄,慨然允诺,自己可以破例登门拜访,语气斩钉截铁,表达了极大的诚意。因此,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曾高度评论说:“邓小平巧妙地在没有作出任何让步的情况下,拷问了戈尔巴乔夫。”
  

二、谈中美关系:历史辩证,真实坦率
  

华莱士:目前中美双方是否存在大的分歧问题?
  

邓小平:有。如果说中苏关系有重大障碍,中美关系也有个障碍,就是台湾问题,就是中国的海峡两岸统一的问题。美国有一种议论说,对中国的统一问题,即台湾问题,美国采取不介入的态度。这个话不真实。因为美国历来是介入的。在50年代,麦克阿瑟、杜勒斯就把台湾看作是美国在亚洲和太平洋的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所以台湾问题一直是中美建交谈判中最重要的问题。”
  

邓小平的回答很坦率,直截了当地谈到了中美关系的障碍:台湾问题。对于美国不介入台湾问题的谬论,邓小平则以50年代的历史事实加以反驳,铁证如山,不容抵赖。在这段话中,邓小平对美国插手中国台湾、干涉中国内政提出了善意的批评,同时又有热切的希望,敦促美国在对待台湾问题上采取明智的态度。
  

华莱士:台湾有什么必要同大陆统一?
  

邓小平:这首先是个民族感情问题。凡是中华民族子孙,都希望中国能统一。其次,只要台湾不同大陆统一,台湾作为中国领土的地位是没有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又被别人拿去了。第三,我们采取“一国两制”的方式解决统一问题,台湾人民没有损失。至于比较台湾和大陆的发展程度,这个问题要客观地看。差距是暂时的,距离正在缩校我相信大陆在若干年内至少不会低于台湾的发展速度。道理很简单,台湾资源很缺乏,大陆有丰富的资源。如果说台湾已发挥了自己的潜力,大陆的潜力还没有发挥,肯定会很快发挥出来的。而且就整体力量来说,现在大陆比台湾强得多。所以单就现在台湾国民平均收入比大陆高一些这一点来比较,是不全面的。
  

华莱士的问题暗藏机锋,邓小平则以坦率真实的态度加以回答,逻辑清晰,层次分明,让人不得不信服:台湾无论是从情理,法理,还是现实利益方面,回归祖国都是必然选择。至于两岸现实的差距,邓小平并未回避,而是从辩证的角度指出,差距是暂时的,要着眼未来,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同时比较了两岸发展问题上的优势和劣势,没有矫饰,却充满自信,客观地驳斥了西方某些反华势力的别有用心的论调。
  

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随后播放了邓小平接受华莱士采访的全部过程。当人们看到那张熟悉的面孔在美国电视屏幕上谈笑风生时,美国轰动了,世界轰动了。在电视播放后一周多的时间里,邓小平的谈话一直是世界舆论评论的中心。
  line-heigh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华莱士之所以开门见山地提出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要邓小平代表中国政府对戈尔巴乔夫在海参崴表示苏联愿意与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和日本改善关系的讲话作出正式答复,line-heigh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华莱士:邓主任,刚才我的节目制作人要我再问一下邓主任是否愿意会见戈尔巴乔夫,这个话不真实,line-height:;mso-line-height-rule:exactly”>华莱士:台湾有什么必要同大陆统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